不见天日的暗网,数字货币盛行

发布时间:2018-10-31 15:18:23  浏览: 次  作者:LUOSEN

暗的反面是明,暗网反面就是明网。暗网像暗物质,像冰山在海平面之下最幽暗的那一部分,像阴阳中的阴。


暗网作为全球最为隐蔽的地下黑市,毒品交易、非法色情、人口贩卖等非法活动如火如荼,不允许在阳光下进行的,在暗网里光明正大,这里是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这是被上帝抛弃的角落。而从另外一个维度,在暗网里交易的各种数据,对明网安全会带来很大威胁。

当华住酒店和顺丰数据泄露时,你应该听过这种说法:你的信息正在以及其低廉的价格在暗网上售卖,2个比特币就可以买到3亿条数据。

但你或许不知道,除了信息与数据,世间所有罪恶,皆在暗网中被明码标价。    

不见天日的暗网,数字货币盛行

一条人命仅价值7个比特币,140个比特币可以买到一场私人订制的杀戮游戏之夜。而自带“匿名性”的数字货币,与暗网的需求不谋而合,成为了暗网不可或缺的重要燃料。

今年一部《解除好友2:暗网》的电影将数字货币、暗网等概念带入大众视野。电影讲述了主角们不断被黑暗势力吞噬的故事,而这一切只是暗网上一场寻常的杀人游戏,杀手可分到140个比特币。

暗网,又称深层网络或隐形网络。简单来讲,就是我们用常规的搜索引擎搜索不到的网站,其域名数量是表层网络的400~500倍,访问者不会留下任何痕迹,数字货币凭借着其加密、安全性完美契合了暗网,为暗网交易带来便利,催生了更多犯罪或洗钱活动。

大部分人最早是从“丝绸之路”的曝光开始了解到暗网与数字货币。武器、毒品、奴隶、偷渡、猛禽走兽、儿童色情、雇佣杀手全部陈列于网站上,而比特币是唯一被允许使用的货币。比特币的匿名性,加之网站利用的“洋葱路由”,使得警方想要查到IP地址只能像剥洋葱一样穿越一层又一层的防线,极为困难,所以丝绸之路凭借着强大的隐秘性一夜成名。

最终FBI通过派遣卧底和查询IP泄露,于2013年10月成功抓捕了丝绸之路的创始人。在这两年间,丝绸之路赚了77万美元,曾流通超过950万枚比特币,占据了当时比特币流通量的 80%。可以说区块链最为现象级的应用落地早已出现:数字货币从暗网的地下市场开始有了流通价值。

暗网上的“经济强国”足以支撑起数字货币价值的防线。2014年,6大暗网中平均每天的比特币交易量达到65万美元,而当年正规的全球第一比特币支付供应商BitPay平均每天的交易量才不过43.5万美元。

随着比特币价格暴涨,交易手续费持续高昂,与比特币功能相似,但交易速度和手续费价格更佳的莱特币,曾短暂的占据了暗网交易的主流。但由于隐私性问题,很快被门罗币(Monero)代替。

门罗币添加了环形签名和混淆地址等技术来增加匿名性,这种“隐形”的功能,使人们无法判断资金的来往,即便地址被追踪也无法溯源到原始持有人。在2017年7月,最大的暗网市场阿尔法湾被查封时,其中1605枚比特币、8309枚以太坊、3691枚Zcash,全部被没收,但唯独门罗币,由于缺乏私钥而数量不详。

连美国陆军和美国国家安全局也束手无策的门罗币,一度被暗网交易者们追捧。

但门罗币频繁的硬分叉技术,也成了暗网支付中的不定时炸弹,于是达世币(DASH)应用而生。达世币的匿名性是通过混币技术所实现的,即将几笔交易的全部代币混在一起,然后再发往不同的收款方,这样一来每一次混币,都会使得追查到交易发起方地址的难度呈指数型增加。于是达世币成为了暗网交易新的选择。

值得一提的是,在暗网中被频繁使用的数字货币,身价也随之上涨。比特币八年暴涨300万倍,达世币2017年增幅8000%,2016年门罗币价格增长50%。对此有人笑称“通常,毒品贩子所使用的加密货币最终都将成为主流币”。

在回溯数字货币和暗网的故事后,不难发现一些尴尬之处。

不见天日的暗网,数字货币盛行

第一个问题在于,我们都在渴求“去中心化后”的自由,但是有管控的地方,才会有所谓自由。丝绸之路的创始人Ross Ulbricht曾说,“我要创建一个经济仿真体,让人们体验生活在一个没有系统化权利使用的世界里是什么样子的”,这种对极致自由的追寻,说起来其实和区块链所描绘的愿景并无二致,但是绝对自由是好的吗?

网络暴力和肮脏的地下交易或许会更多,也更难定罪。

而另一个悖论是:即便是由数字货币加持,又外加暗网的洋葱网络,但在国家情报部门的监管下,只要你有娴熟的区块链技术,大宗交易地址仍可以被追踪到,数据货币正在丧失匿名性,变得透明起来,大家一向赞颂的加密技术似乎已经被推翻,或多或少在某种程度上成了闹剧。

太阳底下并没有新鲜事。怪不得有人忍不住感叹“区块链和比特币,不过是密码学历史上的一次小高潮”、“十年了,没有人开发出真正的区块链应用”。

比特币截止至今已经十年了,区块链确实是来了,然而它并没有均匀的流淌到社会中,还是如几年前,数字货币和暗网的关系一样。曾经在美好理想中诞生的数字货币,却是于暗网交易中率先实现了最大流通价值;以“去中心化”为军旗的区块链技术,现在却沦为大多数人投机以求暴富的手段。

虽说区块链的技术使用门槛已经越来越低,但在现有的文化和政府环境下,“加密”和“去中心化”似乎仍然只停留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其“匿名性”对自由主义者有着极大吸引,但这种吸引依旧是偏负面的,游离于法律之外,能满足人性底层需求、填补欲望和资本积累的项目会在长期占据主流地位。而那些美好的愿景还需要大量时间去破解现有的技术瓶颈和加密尴尬。

风险提示:本页面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消费与投资建议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