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货币市场暴跌导致哀鸿遍野的一点思考

发布时间:2018-03-19 16:05:14  浏览: 次  作者:扬帆区块链

从2018年初到现在虚拟数字货币市场开始从牛市慢慢过渡到哀鸿遍野的熊市,主流币种如比特币、以太坊、EOS亦未能幸免于难,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跌幅,其他小众币种已经不能用腰斩形容了,网友造出了一个新词“膝斩”,不管怎么说,整个二级市场确实一片萧条。去年

  从2018年初到现在虚拟数字货币市场开始从牛市慢慢过渡到哀鸿遍野的熊市,主流币种如比特币、以太坊、EOS亦未能幸免于难,都有了不同程度的跌幅,其他小众币种已经不能用腰斩形容了,网友造出了一个新词“膝斩”,不管怎么说,整个二级市场确实一片萧条。去年年底绝大部分的场外交易群都非常活跃,但是今天基本上都是冷冷清清,一天到晚估计也没有一单成交。
  我看到过很多人在不堪日益下跌的压力下,最终选择割肉清盘离场;也看到很多人整天关注价格走势,希望可以抱团取暖;当然也看到很多人不为所动,该干嘛干嘛,生活工作从未停下片刻。
  贼有吃肉的时候也有挨打的时候
  这周看完了量子基金创始人索罗斯的传记,对于其人和量子基金有了更多的了解,可能很多人不一定熟悉量子基金的战绩,但是对于其名却是如雷贯耳。量子基金早已不是当初单纯的对冲基金,所谓对冲就是押注两种相反走势的金融产品以抵消风险,就像棺材铺的老板也卖药,这样不管是死人还是活人他都有生意可做;卖避孕套的公司也卖奶粉,这个商业逻辑大家还是自己体会吧。
  后来的量子基金基本上都是进行高收益高风险的短期投机套利操作,虽然有过狙击英镑、墨西哥比索以及引爆亚洲金融危机的辉煌战绩,但是也有连续在狙击港币、俄罗斯债务、日本汇率和互联网泡沫上人仰马翻,最终不得不在2000年破产清盘。量子基金可谓是成也索罗斯,败也索罗斯,狙击英镑和引爆亚洲金融危机让他一战成名,空手套得数十亿美金,可是随后的一连串失误,量子最终亏损达60亿美金,最终悲惨落幕。
虚拟货币市场暴跌导致哀鸿遍野的一点思考
  世间所有的超高回报都伴随着超高风险,精通股票、债券、汇市、股权的华尔街精英也难逃该魔咒,那么今天被人们津津乐道的虚拟货币市场恐怕也不能例外吧。很多人都说区块链引入去中心化、降低信任成本的虚拟货币市场,是一种不同于以往的新型投资市场,对巴菲特、郎咸平、传统VC的看衰嗤之以鼻,网上流传着各种段子,在牛市的时候我看到过很多类似的表情包,这段时间突然全部销声匿迹了,反倒是各种天台跳楼的段子大行其道了。
  当初盲目鼓吹虚拟货币和今天割肉离场嚷着要跳楼的大概率应该是同一拨人,贪婪和恐惧一念之间,牛市时觉得自己是投资大师,熊市时觉得自己是倒霉的接盘侠,这个场景在2015年A股股灾的时候,似乎也出现过,也许历史上还有很多,也许未来也还有很多,谁知道呢。
  之前和一位投资界的朋友聊天,我们俩竟然都莫名地把相同的一句话常挂在嘴边。既然羡慕贼吃肉,就要能看到贼挨打,可是大部分人都是只看到贼吃肉时的大快朵颐,却不愿看到他们差点没命的时候。所以要想获得超高回报,还是先磨炼一下自己面临高风险时的心态吧。
  虚拟货币投资市场趋向更为成熟
  2018年3月14日美国国会举办主题为“审查数字和ICO市场”的听证会,会议的共识是需要在监督和适应技术创新之间取得平衡。有人说数字货币是一种骗局,和犯罪分子利用它在世界各地转移资金,逃税者利用它逃税,创业公司利用它募资诈骗。也有人说政府有责任确保投资者得到保护的同时,而不会阻止其发展。
  2018年1月8日,韩国金融服务委员会与韩国金融监督院对六家提供数字加密货币账户服务的银行进行联合检查,核实此前制定的反洗钱规定和相关账户采取实名制措施的执行情况。
  2018年3月9日周小川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示:“我们目前还不承认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像纸币、硬币和信用卡等一样是用于零售支付的工具,银行系统不接受比特币。中国最初支持创建区块链,甚至在某些经济领域实施了一些现有技术。然而,对该技术快速应用的担忧压倒了一切,并引发了人们对其潜在风险的担忧。”
  所谓树大招风,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虚拟货币在刚开始很小众的时候,各国监管机构自然看不到眼里,但是一旦虚拟货币的总市值比肩传统金融市场,并且吸引更多人参与的时候,恐怕就难逃监管机构插手了。
虚拟货币市场暴跌导致哀鸿遍野的一点思考
  但是我觉得监管并代表就是彻底扼杀,虚拟货币在那些政府完全失信的国度依然有其不可替代的作用,加密货币对从最开始的金本位,到后来的美元霸权,以及到现在的多极并存的金融格局提供了未来演化的一种可能方向,而区块链技术的潜力更是得到了全世界科技精英的普遍性肯定,只是未来的经济激励是否是目前的虚拟货币的形式存在,还没有最终的定论。
  之前听到过一位金融领域内部人士的分享,他说金融机构内部有很多人很早就有人投资虚拟货币了,我只能说他们的对冲意识真的很强,但是这也恰恰说明了一个现状,虚拟货币市场的利益格局早已呈现错综复杂的态势,最终的博弈肯定不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毕竟每个人都难逃损失厌恶的心理弱点,现实世界远比我们想象的复杂。
  三点钟社群和王峰十问
  虽然已经提过很多次三点钟无眠区块链社群和王锋十问了,但是它的火爆程度让人不得不继续关注,今天看到了兰毅的一段总结,我觉得很有启发,他的原话如下:
  对于三点钟群的认识:一、这是主流资本界对于区块链投资态度的第一次集体发声,可以比作产业论坛,有了微信和互联网,高端论坛第一次可以以这样的规模和速度建立。二、这是主流资本界在探索区块链的趋势未来和投资方向,资本正在快速集结。三、即使在去中心化的时代,社会也在加速分层,就算把三点钟的讨论内容翻译和分享给大众,我想能够完全理解的仍然是极少数。就像一本《经济学人》放在面前,很多人完全无法理解一样。
  三点钟区块链社群和王峰十问确实在一夜之间让无数人开始关注和了解区块链,我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前,问过很多身边的朋友,几乎没有几个人听说过,后来的情况是开始有很多人主动来找我了解更多有关区块链的知识,名人效应和网络效应可谓是给大众上了一堂普及课。
  作为IPO对标的产物ICO,让很多投资人开始思考未来的资本是不是有了更多可能性,至于是支持还是看衰我觉得已经不是最重要的了,至少它让更多的投资人开始关注新型的资本运作模式,历史上的每一次创新都或多或少伴随着法律风险,毕竟法律和监管总是滞后于创新。
  正如兰毅所说,区块链技术本身以及其对未来生产力和金融的改造对很多人来说还是有认知门槛的,区块链技术牵扯到加密学、计算机网络、编程、博弈论,对生产力和金融改造的理解需要有经济学和金融学的思维方式作为基础,信任、交易、记账、成本、效率恐怕是绕不过去的术语,所以对于区块链行业来说,可能真的需要复合型的人才。
  有道是牛市下做什么都是对的,熊市下做什么都是错的,既然熊市里能做的不多,反而可能是潜下心来认真学习的好时候。最近我一直在看保罗·维格纳和迈克尔·J·卡西合着的《加密货币:虚拟货币如何挑战全球经济秩序》,书中从货币演化的角度分析了历史上各种货币理论的观点,以及加密货币在其中可以扮演的角色,理性中肯,通俗中又不失专业,自认为比哈耶克的《货币的非国家化》容易理解些,推荐给有缘读到这篇文章的读者。
  小结
  我在阅读《索罗斯传》时,有一段印象特别深,1992年索罗斯在狙击英镑时,压上了数十亿美金,而其他的国际抄家最多也就是上亿美金,面对可能让自己倾家荡产的局面,索罗斯表现得比其他人还要淡定,生活工作照常如旧。当然我不是鼓励重仓投资,毕竟投资除了考虑收益,也必须兼顾风险,但是索罗斯的投资心态恐怕还是值得我们很多人借鉴的。
  熊市下多抽些时间学习不失为一种良策,阅读除了能让人内心变得平静之外,还可以让人从更多角度理性看待和思考今天区块链行业的现状和未来的发展趋势。本人的一点浅薄思考,希望对你有启发。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